新闻来源:《当今大马》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58088

作者:贾光骅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魏家祥〉才发表不久,没想到尊贵的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又在媒体上针对华教课题侃侃而谈,看似一副内行专家的模样,无奈却又是鬼话连篇,妖言惑众。

据《星洲日报》1月27日的报道,大学毕业生师范课程(KPLI)华小组学员因学院没有华文讲师,导致他们受训期间无法副修华文。副修华文,对于毕业后将踏入华小的学员,有多重要?这群满怀热忱的学员告诉我们,"毕业后要被派往华小执教,因此应该修读华文,以提升华文能力,进而加强教学成效。"众所周知,华小的主要教学媒介语是华文,学生主要是华裔子弟。无论执教任何科目,华小教师都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华文能力。

如今,师范学院华小组学员却无法副修华文,原因竟然是学院没有华文讲师!安排学员去没有师资的学院,已是一个荒谬无比的笑话,没想到魏博士的回应更叫人笑掉大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魏博士面对问题与责难时,总是千方百计企图将问题合理化,却没有一次不破绽百出的。

伪装的悲情与无奈

这一次,魏博士如是解释,"全国有27所师范学院,但只有15所有华文组,除了把大部份的华小组学员安排在这15所师范学院,也需要把一些华小组学员平均分派到其他师范学院。这样做才能招收更多的华小组的学员。"为了招收更多华小组学员,所以迫不得已将一些学员分派到不设华文组的师范学院,乍听之下魏博士为了华教,是多么的无奈与伟大啊!忍不住就要当场落下几滴男儿泪。

照魏博士的说法,15所师范学院实在太少,必须将学员分派到27所学院,才能招收更多华小组的学员。这么说来,华小组一定录取了不少学员,没有三千也有两千吧?可上网一查,根据教总网站,2011年1月开课的大学毕业生师范课程(KPLI)华小组只录取了区区580人。试想一下,若要将580人分派到15所设有华文组的师范学院,每一所学院只须接收39位学员。这,很困难很勉强很为难吗?

再说,"将学员分派到更多学院,才能招收更多学员"的逻辑也值得怀疑。打个比方,粥煮得更多,才能供给更多的和尚,这个说法没错,但前提必须是"僧多粥少"。若是"僧少粥多",则煮再多的粥也是枉然。华小组招收的学员数量本来就少得可怜,全国有再多所师范学院也毫无影响。由此可见,魏博士伪装出来的悲情与无奈,只是蒙骗外行人的官话,完全经不起推敲与检验。

轻描淡写下的水深火热

好了,既然问题已经发生并见报,不采取一些所谓"对策",无法凸显魏博士的英明神武。于是,魏博士展现一贯的大将之风,一声令下:"教育部将会调派附近师范学院的华文讲师,到沒有华文讲师的师范学院兼教华小组各科目学员。"最后还信心满满地补上一句:"我们去年也是调派附近师范学院的华文讲师为其他华小组学员上课,因此这将不会成为课题。"既有对策,又有去年的经验支持,似乎万无一失,魏博士果然威风八面。

可惜,此等三脚猫的障眼法只能蒙骗不知情的老百姓,在实际教育现实下必无所遁形。大家只要跑一趟师范学院,找几位华文组讲师喝茶聊天,马上就可知道魏博士所言是何等天真与不实际,现实又是何等辛酸与无奈。

目前,全国27所师范学院中15所开办华文组,讲师人数只有仅仅75人,离实际所需缺了近40人,真可谓"惨不忍睹"。原来,师资荒不仅发生在华小,而是贯穿了华小、国民型中学(华文科)和师范学院(华文组)整个华文教育体制。

师范学院在2007年传出将升格为大专,所有讲师将获得升级。于是,这段时间是学院增加最多讲师的时候。可是,叫人感到纳闷的是,华文组讲师竟然没有增加。不是没有人申请,而是当局有诸多限制。至今,也只增加了6位新华文讲师,一些合格的却还在望穿秋水。东马的情况更严重,拉让学院至今依然只有一位华文讲师,在撑着全日制和假期班各3班学生。华文讲师除了要授课(每周平均12至18小时)外,还得参与出考题、阅卷、批改课业等工作。当然,身为学院的一分子,华文讲师也得参与学院的其他活动,包括户外课程、课外活动、道德讲座等。

《星洲日报》言路版曾刊登一篇文章,道出了师范华文讲师种种不为人知的辛酸。"由于制度不彰,讲师们必须自掏腰包付酒店房费、过路费和汽油钱,缩紧腰带,北上南下奔波就為了视察临教实习,辅导临教,希望为华小培育出有素质的灵魂工程师,即使自己吃亏倒贴也甘之如饴。讲师的薪资与中小学的大学资格教师沒有两样,工作量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工作时间又比一般教师來得长,在视察辅导假期师训学员的同时还得兼顾学员讲课,蜡烛两头烧的压力谁能了解?"这般弱势的心声,谁来理会?

这群肩负培育华小师资重担的师范华文组讲师常以这样的比喻自嘲,"吃的是草,挤的是奶",闻者无不辛酸。如今,魏博士轻描淡写地以"让附近师范学院的华文讲师兼课"来应付问题,完全没顾及到此对策在实际操作上的艰难。大家想一想,师范学院华文组师资如此匮乏,每位讲师都是一人干两人的工作,兼课的做法,可行吗?

只说几个情况,大家就能明白个中的艰辛与不可行。吉兰丹州与登嘉楼州的师范学院都不设华文组,最靠近的师范学院位于彭亨州立卑县,往返车程须近10小时。试想,一位讲师每个周末在州与州之间来去匆匆,那是何等的奔波劳累?还有更雪上加霜的。据悉,由于被告知经济萧条,国库空虚,一切都要紧缩银根,这群舟车劳顿去兼课的讲师得不到合理的津贴补助,真正是"吃草挤奶"。这怎不叫人无限唏嘘呢?

魏博士说,"我们去年也是调派附近师范学院的华文讲师为其他华小组学员上课,因此这将不会成为课题。"殊不知,去年虽有如是建议,却因实在太不实际而没有全面落实,最终不了了之。眼下魏博士搬出"去年"来当挡箭牌,企图暗渡陈仓,瞒天过海,实在叫人遗憾。

英明神武的魏家祥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这就是我们教育部副部长做事的态度。华小师资问题如此,华小拨款问题如此,华小增建问题也是如此。也许,对于魏博士来说,只要表面上有应对之策就算"解决",对媒体说话便可振振有词,在华社的形象也就英明神武了。至于问题实际上是否解决,那是另外一回事。

后记:搁笔之际,乍见《中国报》1月30日的头版头条#,"1980师资派往执教,华小下月获353教师"。华小缺师资共2288人,几经波折终于来了杯水车薪的353人。迟是迟了一些,少是少了一些,可毕竟占了头版头条。我们这群乞丐感恩戴德,感动涕零,留下两行热泪。拿督魏家祥,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