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前言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学校教育深受影响。学校关闭,学生无法到学校学习,老师的教学模式从课堂转向线上教学,期间面对不少挑战。疫情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模式,但华小面对的问题不变,处境依旧困难,甚至因为政治局势的演变,为华小的前景增添了许多未知数。

为了让大家重温过去一年来华小面对的主要问题,并向政府提出建言,希望华小的相关问题能够获得正视和改善,教总特整理了《2020年华小课题:回顾与展望》,并加以发表,以唤起大家的关注。

2.    疫情下教学,面对诸多挑战

因疫情的影响,全国学校被迫数次停课,对学校的正常运作,特别是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带来深远影响。学生的学习不能停止,因此线上教学成为教育新常态,停课不停学,打破了一贯的传统课堂教学模式。

老师的教学模式从课堂转向线上教学,面对诸多挑战,例如学生的学习成效、家长的配合度、学生没有网上学习设备、网速太慢和网络覆盖不足、老师对科技教学的掌握能力等等,都还有许多改善的空间。让人气愤的是,一些别有居心者无视老师居家教学,甚至必须付出更多时间准备教材的事实,蓄意散播老师“白拿薪水”的不实言论,恶意中伤和抹黑老师。这些行为举止是非常要不得的,并打击了老师们的士气,必须严厉加以谴责。

让人欣慰的是,纵然面对许多问题和挑战,华小老师们一如既往坚守岗位,做好教书育人的工作,并想方设法解决教学上的问题,让学生在停课期间依然能够得到老师们给予最大程度的指导。

无论如何,纵观2020年小学阶段的线上教学实况,整体的学习成效并不理想。除了面对硬体方面的问题,如上网设备、网速覆盖、教材等等的不足,学生们的心理状态和学习心态也是关键因素,特别是在没有老师实体的监督下,如何确保学生能够自律学习。很显然,这对于大部分的小学生而言是不容易的事,并直接影响了学习的成效。此外,群育和课外活动等等的无法进行,也导致教学变得不完整,不利学生的全面发展。

有鉴于此,对小学阶段来说,线上教学绝对是无法取代实体的课堂教学,因此我们希望疫情早日解除,让学生得以全面回到学校,恢复正常的学习。2021年1月20日是新学年的开课日,不过,由于一些州属再度落实行动管制令(MCO),因此有关地区的学校还不能进行实体课,唯有居家学习直至最新的通知。无论如何,基于目前的疫情依然严重,因此对于如期实体开课的学校,教育部也必须做好妥善的安排,以保障老师和学生的健康与安全,并让家长们放心。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必须解决线上教学所面对的种种问题,给予老师和学生们必要的支援,以确保线上教学的顺利进行。

3.    华小师资问题

3.1  师范课程华小组招生

2020年教师学士课程(PISMP)提供6000个名额予各源流小学,其中华小组有1220个名额。根据教育部长在2020年8月的国会书面回答,华小组录取了865名新学员,换句话说,有355个华小组的名额没有被填满。

为了解华小组招生的具体情况,教总多次向教育部要求提供相关的资料和数据,包括华小组各个课程的报名和录取情况,以及新学员的报到情况等等,以作为推动华裔子弟申请师范课程的重要参考资料,但却无法获得教育部提供全面的资料,甚至还被告知一些数据属于机密不能公开。教总对此表示遗憾,也无法接受所谓“机密”的说法。事实上,也正因为教育部近几年来不愿提供完整的数据,导致华小组的招生问题无法得到有效的改善。

近几年来,师范华小组招生一直都无法填满,这是大家必须正视的问题,若不加以解决,华小师资不足问题将进一步恶化。教总表示,这个问题的发生是许多因素造成的,包括华小组课程组别的设置和申请条件限制了申请者的选择,面试和笔试的考核导致许多申请者在不明就里下被淘汰,以及华裔子弟对投身教师行列的意愿不大等等,都是大家必须深入探讨,找出症结,以对症下药。教总认为,这需要结合各方的力量来加以解决,因此,教总也联合董总、马来西亚中学华文教师联谊会及国民型中学发展理事会成立了“我要当老师”工委会,以展开各项工作,推动更多华裔子弟加入教师行列。与此同时,教总也希望教育部能够给予紧密配合,特别是提供相关的具体数据和资讯,拟定针对性的有效方案,以鼓励和协助更多华裔子弟报读师范华小组。

3.2     华小师资短缺情况

3.2.1    招聘合约教师(临教)

根据教育部在2020年2月的数据,全国华小有1125个师资空缺。为了填补这些空缺,教育部在6月份调派了471位合约教师(即临教)到华小执教。这批临教是在2019年9月进行招聘,原本应在2020年1月开课时就被安排到华小执教,但调派工作一再被拖延。根据合约,他们的受聘日期是到2022年2月届满,而且教育部也承诺在这些临教任期内为他们开办假期师训班,以受训成为合格教师,但至今迟迟没有消息,引起了临教们的担忧。教育部必须对此加以说明,并拟定明确的培训时间表,让临教们心安,并继续专注在教学工作上。

此外,为了继续填补华小的师资空缺,教育部也在2020年3月进行新一轮合约教师(临教)的招聘工作,共开放647个空缺,但应征者只有204人。经过笔试和面试后,最后只有21人被录取。

此次招生的申请人数只占了所要名额的30%,而录取率更是低至10%,这个数据让人惊讶,也彰显了问题的严重性。教总表示,教育部应公布有关的详情,并和各利益相关单位,包括教总进行讨论,集思广益,找出问题的根源,以采取应对的方案。特别是必须对有关的招聘制度和条件加以检讨,并做出调整,例如当局不接受私立大学和国外大学毕业生申请西马半岛华小临教职位的条件是否应该撤销,以鼓励更多人申请。此外,一些学校的反馈也认为当局采取中央统一招生的程序和做法,在效率上很不理想,无法及时填补学校的空缺,并建议教育部恢复过往交由学校直接物色临教的做法,以在第一时间就可以填补空缺。这种种的情况和建议,都是教育部必须加以探讨和考虑的。

根据教育部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全国华小有1334个教师空缺。若扣除了即将派出的681个师范课程华小组毕业学员及21位已被录取的临教,2021年新学年开课后,还有600多个空缺急需填补。教育部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包括给予紧急拨款聘请临教,以在最快时间内填补这些空缺,以免影响教学的进行。

与此同时,教总也促请教育部在招聘合约教师或临教的事件上,和华教团体紧密配合,并希望这个问题在大家的合作和努力下,能够在今年获得妥善解决。

3.2.2    师范课程华小组毕业学员的调派

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师范课程华小组有681位学员毕业,但却迟迟没有被派到学校填补空缺。根据马汉顺副部长早前发布的消息,这些新老师将会在2021年2月份才派到学校执教。近几年来,教育部在处理新老师调派的工作上一拖再拖,加剧了华小师资不足的情况。教总多次针对此事向教育部表达不满,要求加以改善,但一直都没有获得解决,年复一年,一再重复同样的问题,让人遗憾。

明明已经有了现成的老师可以马上填补空缺,但是教育部却没有加以善用,导致学校的空缺无法填补,影响学生的学习。这不但是资源的浪费,更是彰显了教育部的不负责任。

进入2021年,教总促请教育部正视这些弊端,并加以纠正,致力改善师资不足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应在1月20日新学年开课前就把上述681位新老师调派到学校,而不是拖到2月份,因为这将影响学生的学习和校务工作的进行。

此外,教育部的数据也显示,2021年6月将有318位师范课程华小组学员毕业。教总促请教育部在最快时间内把他们派到学校执教,不要重蹈覆辙,拖到半年后才进行调派。

4. 华小拨款问题

各类型学校原本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获得8亿令吉的款项,以作为学校的维修与提升拨款,不过财政部已经针对其中的2亿2330万令吉发出了支出禁令。据了解,这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政府需要调动更多资金来应对,因此就把上述还未使用的拨款收回。

华小的拨款数额也因而受到影响,从原本的5千万令吉减少了343万令吉,只获得4657万令吉。当中包括了311所政府华小获得2691万令吉的拨款,以及291所政府资助华小获得1966万令吉的拨款。

一直以来,财政预算案有关华小的学校维修与提升拨款都只是供政府资助华小申请。但在2020年,有关5000万拨款当中的4000多万却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于年初就直接分发给政府华小,而政府资助华小则完全被忽略。更离谱的是,当中许多政府华小都没有提出申请,但却得到有关拨款,而且有关的拨款没有拨入董事会户头,而是直接交给承包商,这是非常严重的弊端。

无论如何,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发现有关问题后,及时作出调整,让政府资助华小提出申请,并把款项直接汇入董事会户头。虽然最终政府资助华小得以享有上述的拨款,但和过去相比,受惠学校的数量及款额就相对少了。

遗憾的是,直到2020年结束,上述的拨款还没有全部发放给受惠的华小,而且教育部也没有听取民意,公布所有获得拨款的学校名单,以彰显其透明化,引起了华社的诟病。

教总认为,不管是政府华小还是政府资助华小都应该获得政府一视同仁的待遇,但却因为当局在执行上的偏差,导致过去几年只有政府资助华小得到有关的学校维修和提升拨款,而政府华小则被忽略了,这是当局必须改善和纠正的。无论如何,教育部不能够把给予政府资助华小的拨款转给政府华小,这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衍生新的问题。教育部应该另外拨出一笔款项给政府华小才是正确的做法。有鉴于此,对于2021年财政预算案增加了华小的拨款,并明确列明涵盖政府华小和政府资助华小的做法,教总表示欢迎。

教总促请教育部正视2020年华小拨款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吸取教训,并全面加以改善,特别是必须提升发放拨款的效率,而且过程必须透明,以赢取大家的信任。与此同时,为了制定更为完善和有效的华小拨款机制,并争取政府给予华小公平的拨款,教总促请教育部与各利益相关单位,包括董教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等共同组成一个委员会,深入加以探讨和进行相关监督工作,以确保2021年度的华小拨款事宜得以顺利进行。

5. 华小建校和迁校

在2017年10月获得批准增建的10所新华小和搬迁的6所微型华小(即“10+6计划”)当中,只有从东甲县搬迁到巴西古当马赛城的新廊华小已经完成迁校计划,并在2020年3月启用。

此外,新华小之一的新山谢华华小原定在2020年完成建校工程,并于2021年启用,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建校工程的进展,将延至2022年才开课。

至于霹雳州太平益华华小则已经向教育部表示没有迁校的意愿。

除了上述3所华小,其他的“10+6华小建校和迁校计划”没有多大进展。更让人遗憾的是,根据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在2020年12月的汇报,其中一所新华小,即陈嘉庚华小的建校准证已经在2018年12月被转给关丹中菁华小分校,以成为中菁华小二校。这意味着10所新华小已经减少至9所。

此外,在上述10所新华小当中,有多所是以对国家发展有功的华裔领袖来命名,但是其中一所华小,即敦林苍佑华小的校名却被改为以屋业发展商来命名。这是不当的做法,更是对国家有功人士的不尊重。

教总表示,上述建校准证被转换和校名被更改的做法非常不合理,教育部必须加以纠正,并给予华社明确的交代。

与此同时,教育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各别拨款两千万令吉作为华小建校和迁校的用途,惟在2020年,教育部却没有继续给予上述拨款,华社对此深感不满和遗憾。教总吁请政府继续提供两千万令吉的华小建校和迁校拨款,并加大力度处理“10+6华小建校和迁校计划”,以展现政府公平对待华教的诚意。

迈入了2021年,教总也吁请朝野政党抛开政治歧见,同心协力,早日完成“10+6华小建校和迁校计划”,以惠及华小的全面发展。

(注:教总已把相关的华小建校和搬迁的进展报告上载到教总网站(https://jiaozong.org.my/),有兴趣者可自行在教总网站点击阅读。)

6. 合并微型华小

2020年即将结束之际,霹雳州一些微型华小接获当局有关合并的献议,引起了华社的关注。无论如何,有关的华小董事部已在第一时间拒绝了合并的建议。

根据教育部2020年的统计,全国共有601所华小学生人数少过150人,被归纳为微型学校。这当中,学生30人或以下的华小有95所,并有12所的学生人数是10人以下。

教育部早在《2013-2025年教育蓝图》中提出有关合并微型学校的建议。由于政府会根据需求增建国小,因此政府在微型国小进行合并计划不会引起争议。但对华小而言,增建华小难如登天,受到许多限制,因此华社对合并微型华小的建议存有许多疑虑,尤其是在单元化教育制度的主导下,一旦接受合并,华小就减少一所,不利华小的长远发展。

有鉴于此,在华教发展没有得到公平对待之前,包括制度化增建华小还未落实,合并微型华小的建议就不会获得华社的接受和认同。

无论如何,随着华裔人口的减少,以及偏远地区华裔人口外流的情况日益严重,造成了这些地区的华小普遍上都出现学生人数减少的趋势,长此下去势必加剧微型华小的问题,也不利学生的学习与全面发展。因此,教总认为华社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同时也促请教育部成立一个解决微型华小问题的特委会,邀请教总、董总和有关华小的董事部加入,大家集思广益,根据实际的情况,寻求妥善的解决方案,以改善微型华小的问题,让学生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7. 华淡小马来文科增设爪夷字介绍的课题

教育部在2020年初对全国华淡小四年级学生家长和家教协会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在全国1297所华小和524所淡小当中,只有2.70%的华小及0.38%的淡小同意在四年级的马来文科介绍爪夷字。教育部的调查在在显示绝大部分的家长选择不接受现有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介绍爪夷字的模式,教育部的这项措施显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因而已经失去其意义。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早前在国会表示,教育部将根据2019年8月14日内阁的议决,继续推行国民型小学马来文课本介绍爪夷字的单元;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将重新全面仔细检讨现有爪夷字教学的事宜。

对于教育部计划全面检讨爪夷字教学事宜,教总表示欢迎,并促请教育部尽快展开有关的检讨,妥善解决有关的问题。但对于教育部将继续以现有的模式推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教总不认同,并强调在教育部还没有最新方案之前,目前最好的做法是暂时搁置这项措施,包括没有必要向2021年四年级的华小和淡小学生发出问卷调查,让家长选择是否要接受马来文课本中介绍爪夷字的单元,因为这样的调查已经对学生和学生之间,以及家长和家长之间造成一定程度的分化,不利教育的发展。

教总重申从来没有反对爪夷字,但当局的执行模式令华印社会感到担忧和疑虑,因而向教育部提出改善的建议,但却没有获得当局的正视。教总认为,基于我国多元社会的国情,因此建议教育部参照2015年开始使用的华淡小五年级马来文课本的呈现方式,在介绍爪夷字的同时,也介绍其他族群的书法艺术,包括中文书法和淡米尔文书法,甚至还可以增加东马原住民在内的各族文字,以符合我国多元种族的实际情况,并促进各族群的交流与了解。

马汉顺副部长最近提出以“多元语文手册”来取代现有的爪夷字教学单元,这项建议基本上符合华教团体要求呈现多元族群书法和文化的一贯立场,但大家还是必须对此全面加以探讨,包括执行的模式,以确保符合华淡小的需求。有鉴于此,教总促请教育部在此2021年的开始,马上召集各个族群,包括华印裔团体,以及东马原住民文教团体对此建议进行讨论,集思广益,并成立相关的委员会,以制定一个符合我国多元社会国情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等到推行完四五六年级的新课本和新课纲后才全面检讨。

教总强调,华淡小马来文课本增加爪夷字教学的内容已经引起华社、印裔社会及东马族群的不安,政府必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加以解决。与此同时,教总也吁请全国各华小董事会和家教协会站稳立场,拒绝接受教育部在今年四年级马来文课本继续推行介绍爪夷字的措施,并作为董教总的后盾,促使教育部取消这项不符合我国多元国情的措施。


8. 关闭华淡小的极端言论

建国至今,多源流学校的存在已经被证明无阻国民团结,而且还丰富了我国多元的色彩,更是我国独有的优势。遗憾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仍然有许多不负责任的政客和组织,包括了沙巴州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伊党宣传主任卡马鲁扎曼,以及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旺阿末法依沙等人一再歪曲事实,发表多源流学校妨碍国民团结,甚至鼓吹关闭华淡小的极端言论。事实上,这些种族性的言论不但对国家的发展毫无建设,反而挑起了族群互相仇视的情绪,是破坏国民团结的罪魁祸首。

近年来,不管是在政治、经济、教育、宗教,抑或是民生等各领域,都深受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的笼罩与威胁。这当中的关键是政府没有及时采取必要的行动加以制止,助长了极端分子的气焰,导致问题越发严重。

多元种族、多元语文、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的国情,是马来西亚子民引以为荣的,更是每一位热爱国家的国民必须加以守护的。教总吁请朝野政党认清我国多元社会的事实,而且有责任和义务去捍卫及强化我国多元的特征和精神,并以跨越种族的思维来带领国家的发展。与此同时,教总也促请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发表极端言论,蓄意破坏族群和谐的人士及组织,杀一儆百,并致力于维护国家的团结与繁荣,确保各族群得以共存共荣。


9. 结语

2020年对华小而言,是非常艰辛的一年。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新挑战,也还要面对当局推出的各项措施,以及许多悬而未决的老问题,让华教工作者疲于奔命,竭尽所能捍卫华小的权益。此外,2020年2月希盟政府突然下台,由国盟政府取代,随着政权的转移,一些既定的政策有所改变,而且在工作的衔接方面也出现许多不协调,这对华小的整体发展都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迈入2021年,疫情持续冲击,再加上不稳定的政治局势,以及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的高涨,华小的发展不容乐观,依然是困难重重。有鉴于此,教总吁请广大华社继续给予华小大力支持,大家同心同德,坚决守护华小的权益,并致力于促进华小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