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群:狭隘保守阻碍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