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尊师01
  • 尊师02
  • 尊师03

认识你不是机缘也不是巧合而是缘定和注定。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你从海的另一方飘扬过海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市镇的一间中学执教。在校方的安排下,你是我的老师我是你的学生。

还记得,你在校的四年的岁月里都是我的华文老师。与你靠得最近的时刻是在每一堂的华语课及上课前的时间。华语课是在课后时间进行,因此总喜欢在等待上课前到办公室去找你谈功课。你也细心地回答我的每一个提问。在你的每一个教学日里,你都如此的认真。有自己的一套教书方式且让每一个学生都习惯。

在当上巡察员时期,每当有值日的时候也总会跑到办公室看你收拾公事包,然后与你边走边谈离开办公室。就这样与你的接触多了,同学们总说你最疼我了。

还记得,从中一到中三的每一天都必须交一页书法。身为你的学生就听从你的旨意每天按时交书法。就这样越写越多越写越好。直到参加某个公会的书法比赛而得了亚军,心里不禁想对你说,老师谢谢你。这些年每日一页书法让我的书法得到一个肯定。

还记得,你是一个很准时的老师。每当上课铃声响起你已站在教室门口了。不曾迟到。升上中四时,班上的学生有理科与文科的学生。每一次上课时,理科班的几个男生总喜欢迟到。直到有一天你开口责骂了他们一顿,还说什么文科理科的……从那天起班上不再有迟到的学生了。

记忆中,你对我们的责骂是少之又少,若是没记错应该只有两次。每次在你责骂学生过后,总觉得你眼眶藏着泪水……对于我们的过错,只有说声对不起!

还记得有一回要去参加校内举办的篮球比赛而向你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当我向你请假的那一刻,你还问我,真的要去打球而不去上课吗?我是点了点头而你什么都没说,我去参加比赛了。那一个下午的比赛虽得了冠军,可是我却跌伤了自己。第二天,手腕和手背都涂了药水。给你看见了,你问我值得吗?……有一些后悔。现在,每一次见到小疤痕这一幕往事有浮现在我的脑海。

壁报,你还记得吗?这是你带动的其中一个新活动。在一张硬纸皮上贴上各类与文学或一些相关的内容或作品并加以修饰形成一个新的画面。

还记得,在有一回的壁报比赛时你到每一个班级去看学生们的作品,包括我的那一班。那时候是放学时间你手上拿着一些书,上面还有一包花生。心里猜想你该是从食堂填饱肚子吧。调皮的我就向你要了那包花生,你就真的把花生给我了。就这样的,在往后的每一个日子里,无论去交功课或拿钥匙时,你总会留一两包花生给我。我也毫不客气地道一声谢谢就拿着花生离开办公室了。有一种幸福的感觉。直到你离开,这个感觉还存在着。

还记得,你举办了一个文学奖鼓励学生写作。我也以小说参加了此比赛。那是,我有始以来第一篇小说。虽然得了第二奖也让我对文学产生了兴趣。最后,我也让我的文字刊登在报章上。这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喜悦。有这样的成就皆因有你啊。我的老师,谢谢你。

如今,你已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乡了,已有十多年了……这些年里,我一直在有你的信件里成长。熟悉的字迹,句句的关爱给我一些鼓励给我一些信心与扶持。让我的生活多了一份色彩与信心。

老师,这些年你过得如何?一切都好吗?还记得远方最初的一切吗?如今,我踏上与你同样的道路。我知道这条路不易行但我不害怕,因为我相信你会扶持我,牵着我。我没有太多的祈求,只愿与你取得永久的联系。也祝福你的每个日子充满喜悦与欢乐。也希望有那么一天可以让我们重新再走一遍校园的每个角落,让记忆重新被翻起。

仅将此文与黄思安老师共享

照片说明:
那是与老师仅有的一张照片。那是华文学会主办的中秋晚会,仅有一次与你一起度过和合照。在那一片办公室前的大空地。相片里,还有圣。如今,是唯一留在相簿里的照片却深刻的在心里记挂着你这位老师。
与老师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