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教01
  • 华教02
  • 华教03

新闻来源:星洲日报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39166

(马六甲23日讯)一生省吃俭用的老太太鄔秋萍,为了华文教育,毫不犹豫地將她毕生积蓄50万令吉,一举捐给马士丹那华小的“爱华教”义演。

即將於5月6日作为全国首站演出的马士丹那华小"爱华教"义演於日前公佈首批捐款名单,《星洲日报》记者发现以捐出86万令吉排在捐款名单首位的陈焕鑾家族中有一名女性,个人就捐出了50万令吉,一问之下,方知这名女性正是现任马士丹那华小董事长拿督陈干韜的母亲鄔秋萍,她並非经由儿子劝捐而是自动自发向儿子表达要捐献之意愿的。

93岁身体硬朗说话中气足

当记者前往马日丹那镇上访问鄔秋萍老太太时,她正在店舖的后厅摇著沙笼摇篮,里面睡著的是她的两岁曾孙。93岁的老太太笑著说,她摇了儿女摇孙子,现在摇的是第四代。

虽然扶著拐扙走路,但鄔老太太身体还很硬朗,说话中气也足,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原来老人也可以很阳光的。

当记者问她何以捨得一口气捐出50万令吉时,这名"阳光老人"很爽快地说:"孩子都有自己的事业,不需要我的钱。留著又带不走,不就捐出来囉!"

於1918年出生在柔佛新山的鄔秋萍幼年跟隨父母回中国,受过小学教育。17岁嫁给陈焕鑾,婚后丈夫即到南洋谋生,在伯父的当店当助手。鄔秋萍18岁也南来与丈夫相聚,从此落户在距离马六甲市18哩的马日丹那小镇,一幌75年。

夫婿陈焕鑾后来接手伯父的当店,鄔秋萍当了老板娘,但日子还是苦哈哈的。鄔秋萍除了要协助丈夫生意,还得照顾9个"罗卜头",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陈干韜:母亲为省钱亲自理髮

在6男3女中排行老二的陈干韜说,"为了省钱,我们的头髮都是妈妈剪的,圆圆的,像椰壳一样,难看死了!"听儿子这么形容她的理髮手艺,鄔老太太中气十足地"反驳":"没有像椰壳圆圆啦!不就是这样这样囉!"她用手比来比去,试图向记者说明她当时理的髮式是跟得上潮流的。

儿子接著又说:"我们穿的衣服也是妈妈做的,怕我们长大穿不下,就做到大大件。"妈妈又纠正说:"哪里有大大件,刚刚好的啦!"

手头上刚好有一张当年全家福,9个孩子的衣服全都是妈妈亲手做的,她问记者:"你看,会大大件吗?刚刚好是不是?"有图为证,鄔老太太向儿子发出一个"平反"的胜利笑容。身为儿子的陈干韜,虽是贵为拿督级的地方与政党领袖,但在妈妈面前,却不自觉露出撒娇的孩子的憨態,母子的互动,亲密而自然。

在陈干韜眼中,妈妈鄔秋萍是一个乐观坦率,能干又有著一幅好心肠的女性。

"日子就算过得辛苦,她也没有埋怨。平素省吃省用,孩子过年过节孝敬她的红包,她都不捨得用。"

对於经歷过苦难日子的母亲,最怕孩子吃苦;鄔老太太积攒的钱,无非是等待非常时期派上用场。但孩子都很爭气,她的钱"无用武之地",结果一部份她捐给佛堂,剩下的捐给了华文教育。

已故丈夫也热心教育公益

鄔老太太虽然仅受小学教育,但她的胸襟比起许多受过高深教育的知识份子却来得宽大。陈干韜认为其母之如此豁达,天性是原因,学佛悟解"捨""得"之是原因,而另一个因素则是耳濡目染之故。

据陈干韜指出,其父陈焕鑾在生时热心教育和公益。她和一班友人如李观喜、丘则城、林锦瑞等人生前便经常为了锁上唯一的华文小学――华侨小学(即马士丹那华小前身)的发展而奔走救助。

丈夫和孩子都经常为华教为公益事业出钱出力,鄔老太太耳濡目染,觉得"捐钱"就是一件像呼吸一般自然的事。

看到丈夫生前百般扶助的华小遭受蚁蚀,又被火神洗礼而致百孔千疮,鄔老太太心痛万分。当她知道儿子陈干韜计划为学校筹款时,她没等儿子开口便说她要捐,捐50万,至少將来学校有个像样的大礼堂,马日丹那镇上的人请喝喜酒不必老远跑到马六甲市区。

鄔秋萍义举感动子孙

鄔老太太一马当先的义举,感动了她的子孙,结果捐款名单上出现了这样的字眼――"陈焕鑾家族:860,000"。

简陋的马士丹那华小,將因"爱华教"义演的300万义款而摇身变为一所拥有一座冷气大礼堂,面貌全新的华文学府。这座冷气大礼堂,已决定命名为――鄔秋萍礼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