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爱云老师(槟城日落同华小)
刊登在157期《孩子》季刊


每天放学,除非我监护或外出开会,否则我一定会留在课室内与孩子们一块儿值日。我们常常一边打扫,一边聊天……


由于课间休息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因此我鼓励孩子们放学后才留下来打扫。

我认为孩子们都有责任和义务来共同维持课室的整洁和美观。当然,并非所有家长都能配合。

曾有孩子问我:“老师,我们学校不是有工人吗?”

“可是工人不会进课室打扫呀!”课室内的整洁和美观靠的,终归还是班主任和同学们的齐心协力。

卫生与公共意识薄弱

现代多数孩子都娇生惯养,在家中,基本上什么都不会做,反正有人代劳!

还记得班上的男同学不太喜欢帮忙用桶到厕所装水,每次上美术课,这事儿就成了苦差。孩子们常常抱怨:“老师,马桶有大便啦!”

如厕后冲水是基本动作,可是校园中“不冲水”这事儿却成了常态,为何会如此?

我想那是因为孩子不明白美好的环境如何得来。由于不需要动手、不明白这是公共场所、没有“校园是我家,美丽靠大家”的意识,所以厕所、校园脏了,好像都“与我无关”。

讨好得奖怕挨骂

当然,有的孩子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而积极打扫课室。

某天,有个孩子突然问我:“老师, 难道我们的课室不干净吗?”我当时愣了一下,望了望四周不至于一尘不染、但应该跟肮脏沾不上边的课室,还没来得及回答,这孩子紧接着说:“老师,我们班已经有两周没获奖了!”

“没拿奖就没拿奖呀!总得把机会让给别人呗!”

“老师,你不会骂我们吗?”我终于厘清头绪了,原来是担心挨骂呀!

“我记得我不曾因为你们没获清洁比赛奖而骂你们啊!再说奖项也只是个象征性鼓励,不代表所有啦!”

孩子似乎忘了,挨骂是因为课室不干净,跟奖项一点关系都没有!

滴水穿石,指日可待

每天放学,除非我监护或外出开会, 否则我一定会留在课室内与孩子们一块儿值日。

我们常常一边打扫,一边聊天。这短短的时光对我而言,是极其珍贵的。

卸下了老师的武装,和孩子们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同样的,卸下心防的孩子, 也不再像在课堂上般拘谨,这时候的他们可谓滔滔不绝——有时会说家里的事,更多时候会说其他科任老师上课时的趣事。

有时说得兴起,还会开始比手划脚、做角色扮演呢,每次我都被他们逗得合不拢嘴。

记得有回打扫完毕后,我大发善心地给他们星星贴纸,作为奖励。

有个孩子甜甜地说声谢谢后,欢欢喜喜地把贴纸黏在奖励榜,然后说:“老师,以后我一定要选您不去监护的日子值日, 这样我就可以赚更多星星了!”

有时候孩子就是这么直率可爱。

这一班, 我带了一年后, 看见孩子不再那么抗拒打扫这事儿了!虽然很多时候,他们还是不会看到走廊上有垃圾而弯腰捡起,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捡垃圾真的一点儿也不可耻。

我不期盼每个孩子都成龙成凤,但我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做好生活中的每件小事,用心感受周遭所给予的一切,明白生活不应该只有读书和玩乐而已。


教育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