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1. 作为一个华教的领导机构,董教总基于我国多元种族、多元社会的事实以及从维护母语教育是一项基本人权的原则出发,坚决反对为逐步落实以国语作为所有教育机构主要的教学媒介“最终目标”服务的《宏愿学校计划》。董教总这个鲜明立场,充份反映了广大华裔对母语教育的信念与意愿。如今它不但不能得到有关方面的尊重,反而三番四次遭受“不爱国”、“极端份子”的指责,董教总及华社感到不可理喻及忿慨。五十年来的华教历史,一再证明了董教总对母语教育的主张及反对宏愿学校并不是所谓“极端份子”的主张。如果将长期致力於维护母语教育的生存与发展的教育机构指责为“极端”,这不但是强词夺理,也不能取信于民。

  2. 董教总认为《宏愿学校计划》的提出并不是一项孤立的事件,它和政府长期以来推行单元化教育政策息息相关。众所周知,在单元化教育措施下,政府无意增建新华小,造成城镇地区家长漏夜排队为子女办理入学登记;政府对华小拨款不足,[例如在第七大马计划(1996--2000)华小的拨款只占2.44%],至使当地华社常年为筹款而忙;华小师资常年严重短缺(至今还缺4千多名合格教师),家协为筹钱聘临教而操心。这一系列不正常现象给华社带来沉重的额外负担,广大群众感同身受。在上述诸多问题解决无期的情况,政府推出《宏愿学校计划》且势在必行,引起广泛的不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不能归咎于一些人所说的被误导及渲染下所产生的民意不满的表现。任何人若不能认清这个事实,显然是低估了人民的智慧。

  3. 董教总重申,在促进“国民团结”这样广泛的政治、社会课题上,所涉及的层面远远超过国民基础教育所能背负的重担。何况宏愿学校也不能保证,更不能等同就是“国民团结”。因此,董教总反对宏愿学校并不应理解为反对国民团结与交流,更不是所谓要“隔离”不同族群。 我国华小属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各族学童可自由报读,目前在华小就读的非华裔学童约有6万5千人,占华小学生总数10至15%,怎能说华小跟其他友族“隔离”呢?

  4. 董教总认为,我国各源流学校的并存均属国家的重要教育资产,绝对不是种族两极化的根源。我国政府中学与大专院校各族学生集中在同一屋檐下学习,种族极化现象依然如故,就是最好的证明。让各源流母语小学各自的办学特色充份发挥潜能,培养多元文化、开放思想的人才,才有利于加强国家竞争力以应付新世纪的挑战。

  5. 董教总认为政府采取只建宏愿学校作为增建华小的措施,显然另有议程,这有违华社广大群众的真正意愿。董教总吁请政府俯顺民意,放弃改变各源流学校并存将各源流学校合一的《宏愿学校计划》,推行一个以学生为对象的《学生团结交融计划》(1986年政府答应推行,至今还没充份落实的计划)。 与此同时,政府应加速在华人人口稠密,需要增建华小的地区增建新华小,以满足广大家长对子女教育的合情合理需求。此外,政府必须尽速落实1999年全国大选时,宣布的兴建6间华小及批准12间华小迁校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