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针对国阵最高理事会通过在华小落实英文教授数理科的“2-4-3”方案发表文告。

英语在资讯时代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1. 董教总充份认识到英语作为资讯时代的通用语文的日益重要地位,80年代初即已提出华小一年级起必须开始教导英语,而非等到3年级才开始。惟董教总不同意以违反语文教育规律的方法,即数理科改用英语教学及考试,来达致提升英语水平的目标。

否定母语教育的应有功能,违反国内外教育发展趋势

2. 董教总认为小学改用英文教授数理科的课题,自今年5月被提出来后,经过几个月的论争,各方的论点已越辩越明朗和清晰,政府理应通过集思广益,作出明智的决策。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项原本属于教育的课题,却演变成为一项政治课题。国阵最高理事会对这项课题的议决,违逆教育理念与精神,它既不符合教育原理与教育规律,也不是以民意为主要依归的决策。众所周知,我国各源流小学的特征,是以母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在教育法令中,也有明文规定。也就是说,除语文科外,其他各科是以母语母文教学与考试;学校的行政用语也是母语母文。从这个意义出发,这个被喻为“双赢”以两种语文来教授数理科的“2-4-3”方案,实际上是削弱了华小的母语教育体系的地位,使华小以母语作为教学媒介语的“最后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它也同时否定了各民族母语作为教授数理科的知识语文地位,从而使相关的母语在数理领域的逐渐边缘化。这与当前国内外教育发展趋向多元化、民主化与普及化的大趋势,可说是背道而驰的。

“2-4-3”方案是一项权宜过渡性方案

3. 董教总坚信,无论从有关方案的内容或是从教育部官员发表的言论来看,国阵最高理事会的上述方案,基本上就是一个暂时以两种语文来教授数理科的方案。首相宣称这方案将可“维持4至5年”,教长11月10日在报章上更明确的指出从2008年起所有小学的数理科全面以英语出题,也就说在2008年之前,华小数理科以两种语文来教授与考试,只是一个权宜的过渡性方案。2008年起,华小数理科的教学与考试媒介就只能是英语,其最终是朝英语教学与考试目标推进。华社对此必须未雨绸缪,不能掉以轻心。

忽略儿童身心健全发展

4. 小学作为基础教育的机构,其教育目标与首要任务就是在于培养孩子人格与能力的均衡发展,这也是华校向来强调六育平衡的教育理念。然而从课时与节数来看,“2-4-3”方案明显偏重智育,语文科与数理科的总课时大幅增加;扣除周会后,其他科目如道德教育、体育和健康、音乐以及美术的总课时更形减少。因此,“2-4-3”方案不但加剧原已不平衡的华小学科结构,进而忽视儿童身心发展过程中各阶段的特性与需求;强行给予大量学科知识的灌输,忽略孩子身心方面的健全发展,其后果不堪设想。况且,数理科知识在以母语教授时就已能掌握,无须再以英语重复学习,加重学生的负担。

加剧华小师资荒

5. 有关“2-4-3”方案,从具体的教学操作方面来看,也存在着各项问题。从师资来源与教学的角度来说,华小一年级明年将增添以英语教授的4节数学课与3节科学课,经调整后,平均每班每周增加5节课。这表示说若有关学校一年级共有6班,就无形中增加了30节课。按规定就须有增多一位教师来执教,可是根据教育部长的11月1日的说法,要如何调配教师以英语教授数理科将由华小自行决定,教育部不会因此而增加华小教师人数。届时,华小师资荒问题将更为严重。很自然的,不谙华语、华文的老师将有可能受委派到华小执教,它将逐渐影响华小的行政用语。

加重华小生的课业和考试压力

6. 从学生实际的学习角度来具体分析,华小一年级学生每周的上课时间为50节(每节30分钟)总共1500分钟,这将比国小及淡小学生多出5节共150分钟的学习时间;华小一年级学习的科目增至11科,这将比国小学生多学习3个科目,比淡小学生多学习2个科目。也就是说华小学生将承担比国小学生及淡小学生更长的学习时间与更重的课业和考试压力。而且若以媒介语教学的时间来计算,华小一年级学生每周以华文为媒介的科目共930分钟(63.26%),以国、英语为媒介的科目共540分钟(36.73%),可知华小以非母语来学习的课时比例相当高。另外,UPSR考试科目中,数理科若在2008年以英语作答,则华小只剩一科华文科以母语作答,这肯定弱化母语的学习。总而言之,华小学生将面对三语学习、课业和考试过重的压力,难以取得预期效果和发挥竞争优势,甚至还严重影响学生身心的平衡发展。

“2-4-3”方案不能被接受

7. 伴随着全球化步伐的加速,当前世界各国都致力于进行教育改革,提升国人竞争力,应付以知识经济为主导时代来临的挑战。我国教育的变革,必须高瞻远瞩。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除了应具备国际视野外,必须结合我国多元民族的具体情况,制定一个各族能接受的教育政策与措施,确保各民族的母语教育均能充份发展,从而提升国人的整体素质,以应对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董教总坚信通过母语教学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这是华社百多年来从办学的历史和现实中得出的不可动摇的结论。这也是我国办学者的办学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董教总认为,虽然目前“2-4-3”方案被强行实施,但我们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最终将证明它是行不通的。董教总必须明确的指出,“2-4-3”方案是不能被接受的,这个方案的变数仍大,华社各党团以及关心母语教育前途的人士,必须保持清醒头脑,提高警惕、站稳立场,增强共识作好持久奋斗的决心,并密切关注有关措施的演变,以确保各民族的母语教育体系不会在我国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