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1. 教总近日来接获许多毕业自大学毕业生师范课程(KPLI)学员的申诉,表示毕业至今已经有两个月,但完全没有接到教育部委派他们到学校执教的通知,而且教育部也没有给予任何交待,让他们深感不解。学员也表示,当他们向教育部询问,希望了解详情时,也得不到任何答案,教育部官员只是一再要他们等候委派通知。由于调派音信全无,向教育部求助无门,没人理会,因此,许多学员纷纷向教总作出投诉,表达他们的担忧和失望,并要求教总给予协助。

2. 这些学员于2010年6月被教育部录取参加为期一年的KPLI师资培训课程,并在今年6月完成课程,也参加了教育服务委员会(SPP)所安排的面试和KISSM课程,准备为教育献出一份绵力,然而,如今毕业后,他们却不是第一时间被派往学校执教,而是被迫赋闲在家空等待,这已经深深打击他们的士气和热忱。根据学员提供的资料,目前正等待教育部分配到各源流小学执教的KPLI课程毕业的学员人数有1千600多人,其中有600多人是准备被派到华小执教的华小组学员,以及逾百位是将被派到国小执教华文班的国小华文组学员。此外,据了解,也有数百名毕业自五年半教师学士课程中学英文组(PISMP-TESL)的学员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3. 为了向教育部反映KPLI师训课程毕业学员所面对的上述问题,教总于8月3日致函给教育总监拿督阿都嘉化,要求教育部尽快公布KPLI课程毕业学员被委派到学校执教的详情,以让学员感到安心和可以做好准备,而不是一直无所适从的在等待。然而,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教育部学校组在日前致给教总的回函中,没有对KPLI课程学员自6月毕业迄今未被安排执教的问题作出明确的交待,而只表示当局正在处理此事,并要学员耐心等候。

4. 教总表示,教育部培训老师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老师到学校执教,以解决师资不足的问题,因此,教育部应该一早就做好规划的工作,一旦师训课程学员毕业后,就马上处理委派这些师训课程毕业生到学校执教的事宜,而不是让这些教育生力军在家里坐冷板凳,这不但浪费人力资源,也对有关学员不公平;或至少必须明确交待他们在什么时候会被调派到学校执教,以便这些毕业学员能够作出妥善的安排,而不是毫无头绪的在等待。

5. 有鉴于教育部相关部门没有妥当处理KPLI课程毕业学员的调派工作,而且也没有作出明确的交代,在在彰显了当局的严重失职,因此,教总吁请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严正看待KPLI课程学员自6月毕业迄今未被安排执教的问题,并指示教育部相关部门采取行动解决加以解决,而不是让这些师范学员毕业的准教师一直在空等待,并对学员和学校运作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教总也吁请丹斯里慕尤丁必须对此进行深入调查,以了解师训毕业生迟迟未获调派问题的症结,并对失职的教育部部门采取行动,以挽回大家对教育部的信心,并避免继续发生类似的问题。

KPLI课程毕业学员的心声:

  • 七月初,我们就收到师范学院寄给我们的考试成绩。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学员当中就几乎每一个星期致电教育部询问什么时候可以被派到学校执教,虽然再三询问了,但官员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叫我们耐心等候、还未有消息、必须确定师资空缺等种种不明确的答案(sabar...tunggu...masih belum ada posting lagi...perlu kenalpasti mana-mana ada kekosongan)。

  • 一些同学亲自到布城教育部询问官员时,竟被告知必须等到明年一月才获得派到学校执教。根据官员的解释,因为教育部目前正在处理拍派遣临教到学校教书的事宜。我们非常不解,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已经受训的教师比不上临教吗?政府辛辛苦苦送我们去师范学院受训一年,难道毕业后就让我们在家里等吗?

  • 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在家等,从七月开始等到现在,已经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难道这段时间真的不够让有关单位好好的来规划与安排吗?我们千多位本含着满腔热血,准备大展拳脚的合格教师,就这样被教育部一天又一天的消磨我们的信念,一天又一天的对教育失去了信心。

  • 我们只希望教育部能够尽快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交代,好让我们去做临时工,因为我们也需要生活费,一些有家庭的学员还需要养活家庭,有者还要供车供屋,即使是孑然一身的,也不可能在半年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过得逍遥自在的生活吧?难道要我们这些已经二、三十岁了的成年人,向家里的两老伸手要钱吗?

  • 如今,我们想要当代课老师(KGSK),但是教育局说没有钱,就算有产假的空缺也不能请代课老师,那天明明看到新闻说已经有拨款了,但是教育局的官员还是说没钱。真不知是不是"小拿破仑"在操纵。其他的工作我们又不能做,因为只做几个月,没有人要请做几个月的工人。我们真的是左右为难。

  • 我们都很感恩有机会进入师范学院受训,并顺利毕业,以成为一名教师。我们都希望可以尽早投入教学工作,但今天,难道我们毕业了就是要面对这样的遭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