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1. 教育部于今年3月宣布将吸纳至少有两年教学经验的临教进入师训学院受训,并于5月进行招生活动,但由于招生过程中,当局的资讯不明确,例如华小组只有英文课程,公开组没有列明学校源流和课程等,不但让华小临教无所适从,更是饱受折腾。如今,教育部在通知临教携带个人文件到当局指定的地点,让官员检查临教个人资料时,也出现混乱的局面,让临教深感不满,并向教总作出申诉。当中所碰到的问题包括了:

  1. 一些临教在名单公布第一天上网查询时,有看到本身的名字,惟没有时间和地点,但隔日再次上网查询时,却发现名字不见了,网站只出现“所输入的身份证号码不在临教名单内”的字眼,这让临教深感担忧,担心教育部的录取名单出现遗漏。
  2.  一些已经被录取参加假期师训班的临教,以及大学毕业生师范课程的学员表示,他们同样也接到教育部的短讯,以通知携带个人文件到当局指定的地点让官员检查,这让他们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3. 此外,也有临教发现,虽然教育部说明必须服务至少两年的临教才有机会被录取,但是,他们身边有很多临教的教学年资不足两年,甚至才执教数个月就接到通知;相反的,一些有超过一年以上教学经验的临教则被拒于门外,即使是在同一所学校内,拥有同等的教学经验,也面对不同的命运。此外,也有一些已经离职的临教、代课老师、或是没有作出申请的临教同样接到当局的通知;但是,一些已经正在服务,而且已经提出申请师训课程的临教完全没有接到通知。当局两种不同的作业方式让临教感到疑惑,不晓得教育部究竟以什么标准来遴选临教。
  4. 与此同时,有临教表示,当他们发现没有被通知时,就马上拨电向教育部询问原因,而官员叫他们携带所需文件,并自行前往相关的地点,以交给在场的官员;然而,在同一个时候,一些没有接到通知的临教也表示,虽然有向教育部询问原因,但只是被告知不符合申请资格,教育部官员不同的回答,让临教深感混淆。

2. 事实上,除了那些没有接到通知的临教面对问题,即使是已经接到通知,以携带个人文件到当局指定的地点让官员检查的临教也一样碰到问题。这些临教表示,他们必须填写一份表格,但教育部却没有在有关表格中列出课程,导致他们不晓得该怎么填写。根据一些已经根据指示到教育局检查个人资料的临教表示,教育部官员汇报时一问三不知,只是告诉临教不要问那么多,因为一切都必须等待教育部的指示,而且在填写时,官员也只在临教的表格写上华文组,但没有说明学校源流,让临教担心将来被派到国小华文组。

3. 总而言之,五月份至今,临教申请师训课程的过程可说是乱象丛生,在在显示教育部的招生过程出现严重的纰漏,造成出现种种的问题,而且一直到今天,临教都不晓得是否必须参加笔试和面试?课程究竟何时开课?华小又有多少位临教将被录取?这些都是教育部必须加以说明的,以厘清临教的疑惑,而不是让他们处在焦虑心情中,无所适从的等待。

4. 教总表示,更为严重的是,教育部一直到今天还未公布华小组课程的具体详情,这造成许多当初在没有其他选择情况而被迫申请国小华文组课程的华小临教感到忧心忡忡,担心被录取进入国小华文组,导致以后不能在华小服务。事实上,这些申请国小华文组的临教都是非常希望留在华小服务,但基于教育部所提供给临教申请的华小组课程只有华小英文组,很多华小临教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唯有申请国小华文组。事实上,教育部于今年5月曾表示当局将开办其他华小组课程让临教申请,但至今已有半年之久,教育部还未公布华小组课程的详情,教总对此深感遗憾,并吁请教育部必须根据华小的实际需求,提供华小组各项课程,以培训临教成为合格老师。

5. 由于教育部招收临教进入师训课程的招生资讯不明确,而且对华小的临教造成许多不必要的困扰,因此,教总吁请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指示属下相关部门必须透明化处理招生事宜,包括在教育部网站公布课程的详情和录取人数等详情,以让有意接受培训成为合格老师的临教可以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