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针对巫青团长凯里建议政府推行新的社会契约以落实单一源流学校制度和土著扶助计划,从而促进国民团结,以及一个马来西亚基金会主席詹德拉表示制定单一学校制度是促进国民团结的最佳方法,董教总对此发表文告给予驳斥,文告全文如下:

  1. 董教总表示,我国早在独立前就已经有多源流学校存在的事实,而独立后,国小、华小和淡小被纳入国家教育体系内的一环,虽然不同源流的小学采用各自的母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但它们必须采用政府共同的课程纲要,包括必修必考马来文,而且都开放给各族群孩子自由报读,例如华小就有超过10%非华裔学生就读,这种基于我国多元种族国情而制定的教育政策,才是符合我国多元族群的需求。

  2. 事实上,这数十年来的实践证明,各源流学校的存在,不但没有造成种族两极化,反而是强化了国家的发展,因为它丰富了国家在文化、语文等各方面的资源,这不但符合全球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更是有助提升我国在国际上的竞争能力,而且国家领导人也一再肯定多源流学校是我国的优势,为国家培养了许多见过人才,因此,巫青团长凯里和一个马来西亚基金会主席詹德拉发表有关落实单一源流学校制度,以促进国民团结的言论,显示他们蓄意否定多源流教育存在的事实与贡献,董教总深感遗憾,因为这无疑是在制造各族之间的互相猜疑和误解。

  3. 董教总表示,所谓的社会契约,就是指独立建国时,各族群对政经文教等各领域所达致的协定,这当中就包括了作为建国基础的《联邦宪法》;而在教育方面,就必须以独立建国时所颁布的《1957年教育法令》作为依据,即教育法令第3条文明确阐明:“联合邦教育政策的目的,在于建立一个为全体人民所能接受的国家教育制度,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和促进他们的文化、社会、经济及政治发展。在以马来文为本邦国语的同时,也维护和扶持非马来语文及文化的发展。”

  4. 然而,政府无视宪法的规定,长期忽略非马来族群母语教育的发展。其中《1957年教育法令》更是在短短的几年内,就被当局以强调单元化教育政策,致力于落实教育最终目标的《1961年教育法令》所取代。一直到目前的《1996年教育法令》,依然延续了一贯的单元化教育政策的狭隘种族思维。

  5. 董教总表示,我们国家今天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里,政府在教育、文化和经济等领域推行单元和封闭的不公平政策,使到大家同样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但却因为肤色的不同,而被差别对待,结果引发了不满的情绪。董教总认为,唯有让各族群都享有平等权益作为落实各项政策的原则,才是根本的解决方案。 6. 有鉴于此,董教总吁请政府必须对现有的经济政策进行全面的检讨和改革,尤其是必须摒弃这数十年来一直贯彻在经济领域上的土著主义思想,废除教育最终目标,并以多元化教育政策取代现有的单元化教育政策,废除“土著”与“非土著”的区分,废除经济领域上的“种族固打制”,实施不分肤色,一视同仁对待全民的 “扶弱政策”,以真正达到首相倡议“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