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1.前言

单元化教育政策对华教的打压,已经让华社喘不过气来。如果还要面对内部的互相倾轧,内耗不断,在面临内忧外患的夹攻下,肯定是进一步弱化华教的发展。一直以来,华教都在扮演着凝聚华社力量的重要角色,为了华教事业,大家不分党派,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但是,如果今天因为华教问题,而使到华社,特别是华教工作者出现分裂,这可说是华教最大的不幸了!关丹中华独中的争议越演越烈,甚至还出现了人身攻击的言论,让人深感遗憾和担心。

教总对此次的事件非常关注,并于日前和彭亨州各教师属会对此课题进行交流和讨论,以了解州内华教工作者的看法和意愿。在综合了大家的意见后,教总特整理了此份声明,以表达教总的立场,并希望大家能够建立共识,以妥善解决关中的问题。

2. 通过沟通,寻求妥善的处理方式


在关中的事件上,有关的各方必须坐下来好好沟通,以寻求妥善的处理方式,而不是隔空喊话,这是无济于事的。对于董总即将和关中董事会会面,我们深感欣慰,并希望能够达致一定的共识。我们认为,在谈论此事时,必须从各个角度全面加以考虑,包括了华社对母语教育的需求、独中的本质、政治现实的局限,华教的困境及长远的发展等等。

3.政府批文含糊不清,关中董事会坚持开办华文独中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关中董事会由始至终都是申办一所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模式的华文独中,而且教学的课程和媒介语等相关的内容都清楚列入申请书中。但是教育部的批文却含糊不清,它一方面注明所批准的课程是以马来文为媒介的国家教育课程,并参加政府的考试;但同时也注明这所学校会教导国家教育课程以外的科目,完全没有提到不可以采用独中统考课程及报考统考。为了厘清有关的疑虑,校方再次致函告知教育部,关中将会采用独中统考课程及以华文作为媒介语。而教育部在复函时,也只是表示知道此事,并没有进一步说明同意还是不同意。

由于教育部没有表示拒绝,再加上首相也公开表明关中可以报考统考及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因此关中董事会认为有足够的空间去办一所华文独中,所以就决定一边建校,一边继续要求教育部厘清批文,以将采用独中统考课程和媒介语等内容,列入批文内。 日前,关中校长也正式对外公布办学模式的8项重点内容,包括了坚决拥护全国华文独中的总方向;采用独中工委会拟定的课程纲要;采用三年初中三年高中的学制;教学和行政媒介语以华语为主;依据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办学模式,采用双轨制,统考为主,并引进政府文凭考试课程。

4.董总明确表明关中不是华文独中,不可参加统考

无论如何,由于批文的内容至今还未厘清,因此也引发了华社内部不同的声音。其中,董总就明确表明关中不是独中,而是一所私立国民中学。董总也强调,统考是一项全国华文独中内部的统一考试,绝不是一个公开的考试,它只允许华文独中生参加,不对外开放,所以关中不能参加统考,并表示这是为了保护数以万计华文独中学生和家长的利益,而且也关系到整个华文独中的前途。

5.必须认清问题源头,枪口一致对外

今天在关中事件上,内部最大的争议是,董总认为关中不是独中,所以不能考统考;而关中董事会则明确表示该校是一所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蓝本,并根据董总独中路线办学的独中,因此应该允许学生报考统考。不过,双方也存有很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要办一所符合董总办学路线的华文独中,这是非常明确的。此外,双方也认同教育部的批文不够明确,必须要求教育部厘清,以确保关中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华文独中。

既然双方都有一致的目标,就更应该坐下来好好沟通,探讨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大家必须认清,批文出自教育部,问题在于政府,因此应该枪口一致对外,不好自乱阵脚,这应是最基本的原则。

董总在关中事件上采取谨慎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必须确保这不会对独中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华教长期被打压,而必须逆中求存的事实。关中的批文确实是有不足之处,但却也是一个机会让董事会依据申请书的内容去办一所华社要的华文独中,关键是必须坚持以董总的独中办学路线。

6.参考新纪元学院创办的经验,勇于承担,并坚持本身的办学方针

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参考新纪元学院创办的经验。当时,教育部发出成立新纪元学院的批文注明,除了中文系,所批准的其他科系必须以国语和英语作为媒介语。虽然这不符合董教总要创办一所多元媒介语学院的愿望,但是当时的领导人还是决定把新纪元学院办起来,并坚持新纪元学院多语教学的目标,根据学生掌握语文能力的具体情况和有关科系的需要,使用国语、华语和英语作为教学媒介语。

事实也证明,如果不是当时决定接受有关的批文,把新纪元学院建起来,并坚持本身的办学方针,也就没有今天的新纪元大学学院了。 关中的情况和当初创办新纪元学院的情况类似,同样是面对教育部在批文上的刁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华社就必须利用本身的智慧去思考,并作出有利华教发展的决定。同时,也必须要有承担责任的魄力和勇气,以面对政府可能会采取的行动和打压。事实上,这本来就是华教艰辛发展的真实写照,总是有许多风浪必须去突破,至少到目前为止,华教都是没有风平浪静的。

7.把握机会,化被动为主动,突破政府的枷锁

关丹华社已经等了20年,除了一些家境富裕的孩子可以到别州的独中升学,其他许多孩子都没有机会进入独中,失去了继续接受母语教育的机会。如果放弃了这次的机会,关丹华社还要再等多久?又还有多少孩子要被牺牲呢?这些情况都应该列入考虑的范围内。

数十年来,在华教的斗争中我们都是逆流而上,不言屈服,力争到底。同样的,在关中的课题上,我们也应该秉持这样的精神,不要被政府牵着鼻子走。既然批文并没有阻止采用独中统考课程和以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我们就应该把握此次的机会,不要放弃自己的权利,在继续争取厘清批文的同时,也按照华社要的华文独中模式把学校办起来。其实,政府从来都不希望看到华教继续强大,总是诸多阻扰,所以最重要还是华社本身要有共识,要有足够的勇气,要化被动为主动,突破政府设下的枷锁。只要获得华社大力的支持,相信政府也不敢轻举妄动。

8.董总应扮演领导和监督的角色,并拟定关中必须严格遵循的办学条件,以鉴定关中的地位

董总作为独中的最高领导机构,也必须在此次的事件上扮演领导和监督的角色,并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以拟定各相关的办学条件,包括必须采用的课程和媒介语等等,要求关中严格遵循,并定期给予汇报。如果确定关中的运作符合所定下的所有条件,就应接受关中成为正式的华文独中,届时其学生就自然可以报考统考了,而这也就不会出现统考作为内部考试不得开放的问题了。

我们希望董总能够从这个角度作出思考,给予关中一些时间和空间去证明自己,而不是在关中还未开始办学,就拒绝关中学生报考统考。事实上,这个方案也符合董总在2012年10月25日发表的文告中所作出的声明。当时,董总在文告中表示支持关中董事会的议决,即关中的行政与教学皆以华文为主;执行“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制度,以华文为媒介语;学生必须参加独中统考,也被鼓励参加政府考试;遵从董总于1973年制定的独中办学模式;同时也大力推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及优良价值观。董总认为,只要关中董事会坚持和贯彻这样的办学路线,到时其学生要报考独中统考应该没有问题。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较为妥善,具有远见的方案,并希望董总本着抗衡政府打压华教的大原则,对此方案贯彻到底。

9.必须探讨《1996年教育法令》不利增建华文独中的根本问题

其实关中事件只是一个特殊的个案,它之所以会被批准,完全是政治的考量。有关的批文是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发出,但教育法令却完全没有提到华文独中以及统考课程,相信这也是使到批文含糊的原因之一。因此,如果教育法令的条文不改,对增建华文独中的申请肯定是一大阻碍。事实上,这才是增建独中的关键问题,因此,华社必须针对教育法令不利独中增建的事宜进行讨论,集思广益,寻求对策,以彻底解决申办华文独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