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董总主席叶新田日前在砂拉越诗巫表示,“独中工委会业务由董总主导,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必须呈到董总讨论与定夺;独中工委会的工作和经费建议必须提交到董总会议讨论和批准,纳入董总年度工作计划和财政预算;董总是母体,独中工委会是董总属下的一个工作委员会,董总与教总联席会议只是双方进行协商和寻求共识的工作会议,它们都不是最高决策机构”。对于叶新田一再罔顾事实,发表不实谈话,企图误导华社,不但漠视独中工委会的重要地位和角色,更是试图剥夺教总在董教总独中工委会里和董总一样的同等地位及权力,教总深表遗憾和不满,并严厉加以谴责。为正视听,特发表文告如下:

  1. 教总重申,“董教总独中发展工委会”是由董总和教总于1973年12月16日正式成立,以贯彻和执行《华文独中建议书》的各项建议。由于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没有申请注册,因此就委托董总代为管理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的财务及行政业务的运作,包括聘请职员来执行独中工委会的各项工作。因此,当时展开筹募全国独中发展基金运动,都是以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的名义来进行,而所筹获的义款都是用在推动独中发展的工作上,包括聘请员工来执行各项工作。这些历史事实说明了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是由董总和教总联合成立的,换言之,独中工委会的母体是董总和教总,绝对不是像叶新田所说的“董总是母体”,独中工委会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必须呈到董总讨论及定夺。叶新田的谈话不但歪曲事实,误导华社,更是剥夺了教总在董教总独中工委会里和董总一样的同等地位及权力,企图边缘化教总。事实上,董总只是受委托代为管理独中工委会的财务和行政业务,叶新田不能以此而强行把独中工委会占为己有,试图把教总排除出去。
     
  2. 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成立以来,一切有关独中的事务,均由独中工委会去筹划与落实,而且数十年来,都有效的推展和完成各项工作。特别是在独中统考的事件上,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经过讨论和研究后,决定从1975年开始主办,并积极展开相关的筹备工作。经过重重困难后,独中统考如期在1975年12月11日开始举办,并一直维持到今天。由此可见,独中统考从无到有,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成立后展开筹划,并作出决定,最终加以促成和落实的。换言之,没有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的成立,就不会有今天的独中统考。由此可见,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在独中事务上具有最高的决策权,绝对不是像叶新田所说,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只是董总属下的一个工作委员会,没有决策权。
     
  3. 此外,为了有效推动独中的发展,独中工委会也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成立了各相关的工作单位,如统一考试委员会、统一课程委员会、独中教师教育委员会等等,以积极展开各项工作,而且这都明确列入独中工委会组织规章内。这一切都在在说明了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在处理独中事务上的主导和决策权,遗憾的是,叶新田身为董教总独中工委会主席,不但没有维护独中工委会的地位,反而一再贬低和破坏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在发展独中事务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并企图抹杀独中工委会数十年来的重要贡献,叶新田到底有何居心?
     
  4. 历史事实已经说明了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在处理独中事务上的决策权,这是毋庸质疑的。虽然如此,若独中工委会对一些议题有产生意见分歧,无法达致共识,那么就必须回到母体,把问题呈上董总和教总的联席会议进行讨论,并做最后决定。这是正常不过的情况,因为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是由董总和教总联合成立的。事实上,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组织结构图已经明确说明董总和教总在独中工委会里的同等地位(请见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组织结构图)。因此,叶新田表示,董总与教总联席会议只是双方进行协商和寻求共识的工作会议,它们都不是最高决策机构的谈话,是非常不负责任和严重误导华社的,而且也彰显了叶新田要在独中事务上边缘化教总的目的。叶新田此举不但蛮横霸道,更是严重破坏华教的发展,教总强烈加以谴责。与此同时,教总促请叶新田尊重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成立的史实和组织规章,回到正途,以免继续破坏华教的长远发展。

 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组织结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