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告01
  • 文告02

教总文告(2018年8月29日)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计划,教总发表文告如下:

 

1. 宏愿学校计划最早在1995年正式提出。当时《宏愿学校:概念与实施》计划书明确说明:

 

“在促成国家团结目标的努力中,教育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以1956年《拉萨报告书》为基础的国家教育政策很清楚地申明,国家教育政策作为促成国民团结的工具和目的,特别是以马来文作为所有类型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被看为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及必须逐步全面推行。但直到现在,小学教育还是实施三种源流,即国民小学,华文小学及淡米尔文小学。因此,为了进一步促进各源流学校学生之间的团结意识,教育部将设立宏愿学校。”

 

与此同时,《宏愿学校:概念与实施》计划书也说明,各源流学校可以共用师资,而且也鼓励各源流学校共同进行课室外的活动,例如集会、运动会、义卖会等等,并规定课室外的官方用语是马来文,以鼓励学生之间使用马来文。

 

换言之,宏愿学校的概念是“不分种族和学校的学生在同一屋檐下或同一个地方一起上课”,其目标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这其实就是为落实《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而铺路。

 

基于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当政府在1995年和2000年提出推行宏愿学校计划时,教总、董总、学校三机构、华团和华社都大力反对,并导致这项计划无法顺利推行,不了了之。事实上,当时的反对党,包括行动党和公正党也认同和支持董教总的立场,大力反对宏愿学校计划。

 

2. 首相敦马哈迪时隔多年重提华社激烈反对的宏愿学校计划,不但把国民团结问题归咎于多源流教育制度,而且还把反对宏愿学校者标签为种族极端主义,教总对此深表遗憾和不满。教总表示,政府把这种推崇母语教育和多元的精神,包括提倡多源流教育、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立场标签为种族极端主义是不可理喻的。事实上,恰恰是当政者这种强调单元思维,企图边缘化其他族群母语教育的狭隘思想,才是破坏国民团结的罪魁祸首。


3. 教总表示,国小、华小和淡小都是采用教育部制定的统一课程纲要,学习一样的知识和共同的价值观,只是在教学媒介语上有所不同。数十年来的发展,已经证明多源流学校不但没有妨碍国民的团结,反而为国家培养了多元的人才,对国家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而且各源流学校的学生都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处处展现爱国精神。

 

事实上,多源流教育制度妨碍国民团结的说法是完全不成立的,并具有误导性。如果这个见解属实,那么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基本上都是接受同一种源流国民教育体制的马来友族就不会在政治上出现对立的情况。此外,希盟政府的各成员党也是来自不同族群,而且他们都在不同源流学校接受教育,但大家都能团结在同一个阵营。这一切都说明了国民团结的问题根本与多源流教育制度无关。

 

4. 教总强调,政府有没有落实公平对待各个族群的施政和国策,才是导致国民团结与否的根本原因。因此,政府必须对症下药,从根本解决国民团结的问题,而不是把多源流教育制度作为“代罪羔羊”,企图合理化推行单一源流教育制度的目的。

 

5. 教总认同必须加强各源流学校学生之间的接触和交流,以促进彼此的了解和团结。事实上,这些年来,各源流小学也在学生交融团结计划下,举办各种跨族群活动,例如体育和文化活动等、让来自不同源流学校的学生有更多机会一起进行活动,以促进各族学生之间的交流,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因此,教总吁请政府应提供更多的拨款,以更进一步推广学生交融团结计划。

 

6. 我国各源流学校并存是国家的重要教育资产,绝对不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因此,基于我国多元种族、多元社会的事实,以及从维护母语教育是一项基本人权的原则出发,教总重申坚决反对宏愿学校计划的立场,并吁请吁华基政党和全国华团密切关注和站稳立场,全力反对将会导致华小变质的宏愿学校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