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尊师01
  • 尊师02
  • 尊师03

「老师,为何我总是没办法被选为学校代表参加全州演讲比赛!」我愤怒又难过地写周记向班级任廖咏秋老师诉苦。

我是纳闷的,毕竟从小学五年级起就代表班上参加校内演讲比赛。每一次都很积极投入,也没让级任和同学失望,只可惜与冠军无缘。于是,我常担任学校代表的替身--候补。我不甘心,宛如二线球员般,只有陪练的命。

升上了中学后,还是躲不开这样的厄运。身边同学会半开玩笑地说,「暴牙苏也想代表演讲,这真是个大笑话。不如去参加牙齿刨西瓜大赛,冠军肯定是你的!」

没错,我的两颗门牙天生向外凸出,上下排牙齿无法密合,小时被同学取笑为暴牙苏。他们的笑话刺痛我的心坎去,好痛!好痛!我那么努力地学演讲,反复听自己的演讲录音带去纠正发音和语调,也照着镜子练台风等,这一切的努力是要证明我的缺陷也可变成优点。没想到,我的暴牙依然是个笑柄!

廖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就在周记上给了我回应。她说「上帝是公平的,当他关了你一扇窗时,他也会帮你开另一扇窗。只要你用心去找寻那扇窗在哪里,就可以活出生命的色彩。你的努力我们是看到的,至于演讲没被选上的原因并非同学所说的,而是你的声音不够吸引人。但是你在辩论上的急智口才表现,是很值得下一番功夫的。」

说真的,老师的这番话我没有被安慰的感觉,甚至有点难于接受。毕竟,人的声音是天生的,我无法用后天的努力去改正成黄莺般清脆动人的声音。这个难度太高了!我这暴牙黑乌鸦真的用心无力。

但是,我很感谢廖老师。她诚恳地告诉我这有点残酷的真相,至少解开我多年来无法当代表之谜。同时,也让我思考接下来要往哪里发展才不浪费时间。

她说得很对!乌鸦虽没有黄莺那悦耳动听的声音,但他有那喋喋不休的争论声。于是升上高中,我再也没有参加校内演讲比赛,反而更积极去准备班级辩论赛。这一次,我被选为学校代表了!

第一次的辩论代表就拿下了全州赛的季军,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接下来的两年代表,我们更一口气拿了两年冠。终于,在我房间排放的奖杯区中出现了冠军奖杯,而且是两座!更万万没想到,自己选择了到台湾的大学就读新闻学系,继续参加大专辩论赛,以增强自己的辩才。后来,存了一些工读钱就鼓起勇气进行牙齿矫正。

如今的我已不是暴牙黑乌鸦了。每回听到别人称赞我的口才好时,都会让我想起你。很想跟廖老师说,我回到母校服务了,扮演你的角色去教导学生演讲与辩论。虽然你不再教书,但影响我对口语表达的喜好。谢谢您,老师!

图片简介
初三学期末得知廖老师离职后,赶紧与老师合照留念。感谢她的指点,让我找到了另一扇窗。可惜是未能拿着辩论冠军奖杯与老师合照。
与老师合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