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尊师01
  • 尊师02
  • 尊师03

“这小瓜的文章很有点子!”他对其他老师这么说。当时,我也在场。14年后的今天,这句话,依然那般的清脆嘹亮,袅娜不散。

“我不是小瓜啦 !”这是我当时的回应。灿烂的笑容,难掩我内心的喜悦。当年的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赞美,播下这颗创作的种子,渐渐萌芽……

他,或许早就忘记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无意间的一句话,竟然在我身上发挥如此大的力量。

小学时,我的作文在学校总是排前三名。刚升上初中时,我的作文分数也还不错。但是,之后,几位老师对我的文章都不表赞赏,尽是批评,我曾经因文字与老师争执不下,信心逐渐被削弱。曾经,我感到万般的失望、沮丧。

我幸!中五那年,与张瑞泉老师的邂逅,让我重拾对文字的自恃与坚持。他认可我的写作能力,他给予我赞赏与批评,鼓励我持续地提升。

我在意作文分数,对他纠缠不放,与他争辩不休。“老师,为什么他比我高分?为什么我只得XX分?这样写不对吗?”

他总是耐心地给予指导,一一指出文章中的优劣,教我不得不俯首听教,心服口服。

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初萌对社会的关注、对人生的展望,我开始动笔。心绪起伏,乍喜还忧。笔锋钝了,却步不前。不经意间,那句话又响起:“这小瓜的……”。我更笃定、更自信、更放胆地,削尖笔锋,一笔倾注。

初试笔锋,我的新闻评论稿子,在报章东海岸版刊登了。渐渐地,我的评论稿子也登上了报章全国言论版。除了评论性稿子,描述、抒情、休闲、生活写照及各式各样的特稿,我皆尝试了。

悠悠地驰骋于文字园地,持续地提升。文字的苞蕾徐徐地绽开了,在这葱茏的绿野上。

是您,让我对方块字重萌信心、自恃,进而对方块字抱持一份死心塌地的莫名热爱,对主观理念痴痴缠,留下白纸黑字的记录,证明自己曾踏足这个社会,亦曾年轻过、青春过、理想过、感动过。

因为知恩,因为惜福,誓必专心地、细心地栽培满圃的花草。如今,当上了老师,我开始学习适时地迭上美言。只盼,能为他人的未来起正面冲击。因为,我知道,我经历了,即使只有那么一次的触动,也可能成为永恒。

多少个执笔的夜晚,当井水枯竭,生怕来到瓶颈时,无意识下,那句话又在耳际荡漾,甘露又浸溢这个文字的涸井。

现在,我可以在文字的天空自由挥洒,任心绪驾驭文字,让文字叙述我的感怀,没有束缚,万般真切。文字,有着神化的生命原动力,能够与它相伴是福气,我眷念,我寄情,我陶醉,我展望。

对文字,我希望能秉持持续提升的坚贞信念;对您,祈望能保存隽永的美丽情怀。谢谢您,老师!

行文至此,仿佛又听到:“这小瓜的文章很有点子!”何等的悦耳动听。几秒钟,我沉醉了。到底这一刻是昨日还是当下?
是永恒!

*后记:
我把这篇文章《谢谢您,老师!》给老师看。
“我真的忘了。”
“老师,哪儿需要修改?”
“写得很好!”
“谢谢您,老师!”14年后的今天,我才对他说。
相顾莞尔,拍下照片的那一刻,我似乎又听到“这小瓜的……”。

 (地点:当年的学校。我回到母校执教,张老师退休后又重回原校执教。)
永恒的一句赞美